DaiseaX

秉造物者之赐

挥之不去的危机感和又申请了 GV 号码

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危机感和紧迫感,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资本,不单单是金钱,而是担心不思进取被社会淘汰,更担心哪怕遇到一丝的天灾人祸,自己都毫无还手之力。最近看到知乎的豆子关于普通人几乎连后代都难以留下的回答,深以为然,也从另一面加深了自己对人类社会的理解,给了自己更大的危机感。

遥想当年轻狂,根本不知“危机”为何物,感觉世界都在手中。步入社会后,渐渐沦为平庸。你会的,有无数人会,你懂的,无数人比你精通,而你不会的 - 网上一搜更是可怕,原来一堆大神已经嚼烂了就差喂到你嘴里。但并不想妄自菲薄,能明白这些,说明自己还没活糊涂,还在寻求真理的路上,眼界开阔了,才知道世界不会落在任何人手中。

亲人的逝去也让人倍感消沉,麻木的不知悲伤,不敢接受生命如此脆弱的现实。自以为看淡生死,才发现自以为是。

周末要去香港出差,这并非第一次去香港,更陌生的地方我也去过,但这次却无法松懈。很多不确定因素静静在那里等待,总有一个会让人不知所措。

想到以前的老师某次对我说,“不自信了吧。”没想到这一不自信,就不自信了这儿多年。


说说日常

或许是这种感觉的驱使,或许其它乱七八糟的原因,今天又申请了一个 Google Voice 号码 - 一个所谓的自以为的“靓号”。令人惊讶的是,这么多年来 Google 都没有改变注册流程,连点击抢号都在。不同的是上次点击花了一个中午,这次花了不到一小时。明明以 Google 的技术,在任何一个环节设置障碍都能杀到一大片人。它不但没有这么做,还在新版 Voice 中提供了简化的注册方法,难道它在下一盘大棋?

想到前段时间 Apple 下架中国区 VPN,搞得网上哀号遍野。大公司的一举一动,似乎都能影响到很多人 - 很多不愿安于现状的人。

这又让人联想起最近关于网络去中心化的争论,个人对这两者还没有清晰地思考,更希望它们能达成一个完美的平衡。

这一切是一种悲哀,也是一种幸运,原来现实中毫无交集的人可以在网络找到那么多共同爱好。


这两天天空蓝的让人以为在做梦

这两天天空蓝的让人以为在做梦,希望这段时间的悲观情绪早点过去,顺其自然吧。

Proudly powered by Hexo and Theme by Hacker
© 2018 Dukewill